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_社会百态

生活|发布日期:2018-01-19 13:01:59|编辑:美美

摘要“心态已经崩了,合理要(回)房租和押金都这么困难,我真的已经疯了……逼我走投无路,只能在拆迁办自残。”2017年12月28日,来自山东的创业男子刘博闻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一条当天自己在杭州市西湖区拆迁办里自残的信息。据知情人胡女士称,刘博闻在与拆迁办

“心态已经崩了,合理要(回)房租和押金都这么困难,我真的已经疯了……逼我走投无路,只能在拆迁办自残。”2017年12月28日,来自山东的创业男子刘博闻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一条当天自己在杭州市西湖区拆迁办里自残的信息。据知情人胡女士称,刘博闻在与拆迁办人员交涉无果后,掏出水果刀划自己手腕,幸被他人制止住,但他左手腕上还是划了两刀,其中一条刀口达15厘米以上,顿时鲜血直流。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奎虚礼射传承人,是什么原因导致刘博闻要自残呢?近日,我们专程进行调查。

公司开业不久便接到拆迁通知

刘博闻自誉为礼射文化使者。据了解,作为非物资文化遗产的礼射文化最早却源自中国汉唐,学习礼射文化能使人正气、锻体、修身、养性,千百年来在日本深受大众喜爱。

为学习礼射文化,刘博闻自费留学日本,他辗转日本探寻名师,专心学艺,决定把始于汉唐的礼射文化回流中国,让人们用身心体验的方式,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2016年9月,刘博闻怀揣梦想到杭州创业,他选择了位于西湖区文三路的建华创业园作为自己的创业基地。刘博闻坦言,当时看中的是建华创业园临近西湖的区位、环境,以及西湖区政府喊出的“当好店小二,服务创业者”口号。

经过一年筹备,刘博闻筹集了160多万元打造的奎虚礼射杭州店终于在2017年国庆节当天开业。但令刘博闻始料未及的是,公司开业才一个多月便接到了当地政府发出的拆迁通知。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对刘博闻来说,拆迁通知无疑是当头一棒!作为第一次创业,他所筹集的资金大部分是房屋抵押贷款而来,若创业失败,他将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

然而,不管刘博闻愿与不愿,政府的拆迁工作如约而至,拆迁机械瞬间砸碎了他的一切梦想。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刘博闻原以为可以得到合理赔偿,但评估公司的估价击碎了他最后一线希望——90万元的装修投资只赔付34万元,在二房东建华集团还要扣除25%,他得到的拆迁赔偿仅剩25.5万元。

11月29日,刘博闻在朋友圈发文称:“我没见我们内部装修赔偿,房东还要拿走25%!理由说:窗户、墙面地面、外立面是他们装修,说的我不交房租一样,说的我内部装修跟你们有关系一样,我75万装修、15万设计费就赔偿34万,还扣掉25%,如果可以我想拿弓箭射他全身!”

公司关停就意味着破产。刘博闻为了最后一博,几乎天天跑去西湖区文三街道拆迁办寻找转机,但建华创业园拆迁已成定局。

雪上加霜的是,身患癌症的母亲在得知刘博闻公司的情况后,病情突然加重至生命垂危。

公司被迫中止营业后,已交的房租退不回来,刘博闻心情糟糕透了,公司和个人的财务状况出现了危机:住房租金无力支付,被房东堵在门外无法回家,母亲病情加重无钱医治,不得不送回老家,遭受巨大打击的刘博闻自己也病倒在医院。

老板靠晚上打零工赚盒饭

等待赔偿的日子对刘博闻来说几乎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在接下来大半个月的时间里,刘博闻的内心备受煎熬,心境也每况愈下。

他在朋友圈里称:“因为店铺拆迁问题导致公司不能正常运营……并且各种催债和被催债,请原谅我承受能力不太好,最近打我电话我可能不能接电话……有事情微信找我!我白天在店里跟建华(指二房东)和拆迁办、街道周旋吵架要钱,晚上我要去临时做点事情打个临时工,所以我看到信息肯定给你回的,不要着急。”

员工小徐说,刘总白天奔走于拆迁办、街道和建华集团,面对不被理睬,刘总早已身心疲惫,但为了买盒饭,他晚上还得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打零工。到了12月28日,迟迟得不到妥善安置的刘博闻彻底崩溃了,在拆迁办里,绝望的刘博闻向自己挥刀自残。当天,相关部门预付了1万元现金给刘博闻应急。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2017年12月29日,刘博闻在朋友圈连续发文表达自己的悲愤与无奈:“今天依然没有结果,不退!这日子没法过了……真的,在社会上我就是渺小的0.0……”

2017年12月30日,刘博闻在朋友圈里留下了这段心酸的文字:“再看看这一年折腾的,尤其下半年越想回家陪家人,乱七八糟的事情越多,越让你的心态奔(崩)溃,迎接2018年头发自己剪掉了,虽然黑发自己长了很多,但是依然能看到大量白发……”

同事小琴心酸地说,创业初始,刘总意气风发,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几乎一夜间,刘总的头发像染了秋霜般白了一半……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每个创业者都有一把辛酸泪

尽管自己也面临着与刘博闻一样的命运,海归创业者余女士对刘博闻似乎更加同情。1月17日上午,当提起起刘博闻的多舛命运,余女士却难抑自己的情绪,她不断地抹泪——即为刘博闻,似乎也为自己。

“小伙子刚留学回来,第一次创业选择了杭州,不料公司开业刚步入正轨,就接到了政府的拆迁令,上百万元投资直接打了水漂。” 余女士唏嘘道,“听说小刘是把老家的房子抵押贷款来杭州创业的,公司被拆后,他不仅直接损失上百万元,还将彻底失去重新创业的信心!”

“他这次来杭州创业应该是信心满满的,不仅把老婆孩子带到了杭州,连身患绝症的母亲也接到杭州医治。”余女士说,刘博闻的公司虽然开业时间不长,但其礼射文化极具吸引力,钱江晚报组团到此进行礼射文化培训,连附近阿里巴巴等公司的许多高管也天天到刘博闻的公司体验礼射文化,公司前景一片大好,却突然倒在了拆迁令下!

与刘博闻相比,“乐说小主播”公司的命运更加搞笑,公司开业第二天便收到了搬迁通知。

“我也是第一次创业, 120万的装修如今只答应赔偿60万元,资产瞬间缩水了一半。” “乐说小主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小王略带调侃语调说,“二房东估计是不好破我们的彩头,否则开业当天就来通知我们关门了。”

在建华创业园里,刘博闻的悲惨命运被广泛关注。

虽与刘博闻同病相怜,但在建华创业园里,每个入园创业者几乎都要承受一笔巨大的直接损失,还要面对公司因搬迁带来的消极影响。

留美回国创业的佘小姐是学艺术设计的,她与美国的朋友合伙选择了在建华创业园创业。公司装修期间,她几乎吃住在工地,她公司仅楼梯间就装修了50万元,最后评估价只有7万元。“最关键的是公司印了10万本宣传册面向全球发布,地址全是建华创业园,公司搬迁后,几十万元的宣传册就成了一堆废纸,发出去的宣传册也失去了作用。”佘小姐痛心地说。

而在整个建华创业园,几乎每家公司都有一股难以言状的悲愤,却又无可奈何!“只要你不配合拆迁工作,西湖区的工商、税务、消防等部门随时就会上门查你,直到你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为止。”在建华创业园从事心理咨询方面业务的聂女士说。

建华创业园由“退二进三”改造升级而来

相关资料显示,建华创业园的前身是1958年创建的杭州电机厂,曾为“两弹一星”生产专用电机。

2015年7月,根据杭州市长效机制领导小组《专题会议纪要》、《西湖区2015年“三改一拆”实施意见》,杭州电机厂1958旧厂房属于“退二进三”改造项目(即退出制造业,改第三产业)。

随后,建华文创集团与杭州电机有限公司签约,对电机厂旧厂房进行整体修缮、改造提升。杭州电机有限公司负责人说,改造工程得到了杭州市、西湖区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建华创业园改造升级后,杭州市、西湖区两级政府的领导多次莅临考察,对建华创业园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杭州电机有限公司与建华集团累计投资6000多万元对老厂房进行了改造升级,运营方还从保护工业遗存的角度出发,最大限度地保留了70年代中期厂区的老砖、老瓦、老景,并构筑了园区独特的风景线,成为杭州市中心稀缺的排屋loftb办公新地标。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2016年5月,建华创业园改造完成开始对外招商,吸引大批文化企业入园。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园区就先后吸引了77家公司入园,虚拟托管企业达302家,其中一家全国知名联合空间企业(北京科技寺),2家拟上市公司,2家悯人工作室,3家行业小巨人企业,园区就业员工达3000余人。

不料,建华创业园开业才一年半时间便接到了政府的征迁通知。此时,有的刚装修好公司,有的公司刚结束开业庆典,有的公司甚至连装修都没完成。园方称,入园最长的企业也只有一年零5个月。尽管如此,入园企业还是充满了活力,仅2017年上半年,入园企业就创税3000多万元。“如果不是半路杀出的征迁令,2018年创业园年税收将轻松突破亿元。”建华创业园的管理人员表示。

管理人员口中的“征迁令”是2017年10月26日西湖区政府下发张贴《文三地块征迁调查意见通知书》,根据《通知》内容,西湖区文三地块指挥部拟对建华创业园所在地块进行征迁,《通知》要求建华创业园在2017年12月底前搬迁完毕。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拆迁现场)

山东创业男子在杭州投资遭遇 公司开业不久被强拆

(有些公司已开始搬迁)

有创业者认为,“为教育腾地”是此次西湖区欲盖弥彰的口号,其最终的目的是将地块拍卖给房产公司。政府的朝令夕改,行政乱作为,损失的不仅是杭州电机有限公司、建华创业园、园区的77家企业,还有三方投入的近亿元的装修损失,更伤害了广大投资者的感情和对政府的信任。

根据西湖区西溪街道对本地块征迁后用途公示方案,建华创业园地块和东侧的城中村征迁地块合并面积近49亩,将新建一所30个班的中学和一个15个班的幼儿园,另一地块作为住宅用地用于出让。其中初中学校规划用地24.6亩,根据《浙江省义务教育普通学校建设标准》,其用地已捉襟见肘,还要划去地块去从事房地产开发,动机耐人寻味。

由于征迁赔偿标准达不到诉求,园区不少公司均拒绝在征迁协议上签字,许多公司选择了坚守。僵持之下,坚守企业将面临停水、断电、物业撤离、财务被盗等诸多困境……

而刘博闻自残后,尽管他还没在征迁协议上签字,没有领取赔偿款,但他的公司在他护送母亲回老家治疗期间已被强制拆除。

2018年1月17日晚,刘博闻的亲属给我们发来短信:“对不起,不是本人。今天医院出事情,他一直在医院,手机落在家里,晚上见到他我会转达。”但一天多时间过去了,刘博闻的手机依旧无人接听……(杭文)

相关文章
大家喜欢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美图欣赏